/images/l_02.jpg
老年风采
您正在浏览: 网站首页>>老年风采>>风采展示>>正文

他们的青春故事 永远激励我们的西迁精神

时间:2015年05月20日 08:18 来源:(点击: )

他们的青春故事  永远激励我们的西迁精神

                         --外国语学院研究生采访西迁教师

2014年年底,我们有幸作为外国语学院研究生代表同院长杨瑞英、学生工作专职委员张长安、辅导员马薇三位老师一同看望并采访了六位外国语学院的西迁老教师。

西迁精神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从富庶的东南而来,怀抱着“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的宏图壮志,用辛勤汗水浇铸了一所大学;他们怀揣着炽热的家国情怀,书写“胸怀大局,无私奉献,弘扬传统,艰苦创业”的西迁故事,用青春年华铸就一代精神。我们聆听的故事是他们讲述的青春,是永远激励我们的西迁精神。

峥嵘岁月

1956年的外国语学院还只是俄文教研室。当时的西安和上海相比,各方面硬件条件都很差。吴国荣老师当时随校西迁,他说道,那时候绝大部分的外语类教师都是教俄文的。1961年我们国家和苏联的关系发生转变,62年开始部分俄语教师转向了英语教学;73年随大形势变化,俄语教研室逐渐分出了英语、法语、德语、日语等语种。

周淼冬老师毕业于大连中国人民解放军俄语专科学院,当时同吴国荣老师一起分配至西安交大工作,他回忆自己转语种时说到,由于当时中文教材稀缺,自己还是通过苏联的俄文教材来自学英语的。他边回忆边向我们展示当时自学的俄文教材,面上犹带怀念的神情感叹到年轻确实好,只要有想法能付诸实践就没有办不到的。周老师笑谈到,多少年过去了,他却还能记得图书馆后的荒地,兴庆宫里的庄稼地,还有同学们义务的挖湖劳动。徐婉珠老师是周淼冬老师的爱人,当时一同随校西迁来到西安。两人曾是江苏宜兴老乡,也同是俄专学院校友,说到两人的结合故事,徐老师笑道,在西迁前两人谈的还是异地恋,因为交大西迁俩人一同到西安并于同年结的婚。所以,1956年纪念的不止是交大西迁,也纪念着他们的婚姻,这不可谓是一种缘分。徐婉珠老师还向我们展示了还保存十分完好的由当时学生会赠与的纪念品笔记本,这是源于她曾连续两年被学生会评为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当时有很多不是我们班的学生过来旁听我的课,有时连教室的角落都挤得满满的。”回忆当初,徐老师依旧自豪满满,表示自己在教学上一直很受同学们的喜欢。锁铮老师和顾骏声老师也是一对夫妻,56年一同分配至西安交大工作。锁铮老师讲述着当时的上课细节,“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条件可言,我们上课还要背个录音机给学生们练听力;而且基本都是100人左右的大课,每节课都要用嗓子喊。”锁老师打趣道,“所以你们看我的嗓子现在都还很不好。”

开拓热土

谈及当年的工作、教学、学生等内容,老教师们都十分活跃健谈。锁铮老师十分自豪地表示,那个时候正兴起一股学英语的热潮,很多人都要考英语46级甚至托福;但是大部分人底子都比较薄弱,直接考46级难度比较大。西安交大独创了英语1235级考试;当时还联系了交大附中(现在的八十三中)以及浙江宁波的6所中学作为试验田。锁老师说道,“因为任何事情都要联系实际,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如果英语教学改革不符合实际情况,那做的这些事情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试验田很重要。”现在谈及当时的工作,锁老师还感叹着工作是辛苦,全凭年轻和热情在坚持着。

 “我很喜欢教书,喜欢备课,别人备1个小时,我会备2个小时、3个小时。我就只想着怎么用更好的方法更好地上课,学生们也很受感染。” 顾骏声老师回忆自己的教学,她评价自己是投入式教学。说起那时候的学生,顾骏声老师的声音里带着感叹,当时的学生们都很想学习,很喜欢学习。那时刚刚恢复(上学)时,有些学生耽误了学业,来到学校后便使劲学,熬夜学习熬得眼睛都红了;顾老师说到自己还时常劝学生们休息,他们却还是坚持学习,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落后太多便十分努力想要迎头赶上。对此,徐婉珠老师也有同样的记忆,“尤其是第一批的学生,他们的外语底子很差,但是学习异常刻苦”;在徐老师的印象里,学生们经常熬夜学习。两位老师都表示,当时的学生勤奋刻苦,有一种发自内在的学习动力,从不抱怨课业作业。徐婉珠老师总结自己的教学经验——因材施教,她认为不是教的知识点越多越好越高深越好,而是要先了解学生的水平,从而调整教学内容、进度以适合他们的学习程度。另外,课堂上多和学生互动交流,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和积极性。

寄语学子

老教师们对如何学外语也有自己的经验之谈。吴国荣老师十分强调听说能力的重要性,他说道其实当时转语种的老师外语听说能力并不好,讲课基本上都是教授语法知识,所以其实当时培养出来的学生听说能力也不好。吴老师认为,外语学习,尤其是大学的外语学习,一定要以听说为先,多读多练,“老师如果要给学生一碗水,自己得要有一桶水,甚至一条河”。周淼冬老师表示自己年轻时很羡慕那些会几门外语的人,因此自己也想多懂几门外语。他买了很多自学的书,但后来发现,要精通一门语言都是很难的。所以他说道,做学问不能好高骛远,真正的一门外语并不容易掌握,要大量阅读并重视点滴的积累,“当时我们一般都把重要的典型句都记录在卡片上,我们家里还保存着好几个柜子的卡片。”

老教师们滔滔不绝地向我们介绍他们的教学经验、学习方法,满心期望着我们也能像他们当年那些勤奋的学生一样能学到知识、汲取养分。虽已退下三尺讲台,传道、授业、解惑却早已成为他们骨血里的本能。满园桃李向他们致敬。

已至耄耋之年的他们,生活平静悠闲。87岁高龄的余学良老师双目失明已经超过十年,听音乐已成为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The Power of Love”(爱的力量)是他经常听的歌曲之一。

吴国荣老师在目送我们离开时,嘴里吟咏着“Молодость, молодость, так хорошо”(青春,青春,如此美好),老人家那似羡慕似怀念又似鼓励的神情另我们十分动容。青春不应只是在秀美的发辫和花色的衣裙里,也不应只是在小桥流水旁的情话里。即使只是聆听,我们也能深刻感受到他们与众不同的青春风采,带着激情燃烧的凌云壮志来到一片热土尽情挥斥方遒、开拓创新、锐意进取。他们记忆里如此美好的青春就此成为了交通大学西迁历史上斑斓的画卷。

这段青春故事于他们而言是热血激荡的回忆,于我们而言更是永不退色的西迁事迹,是激励无数交大人的西迁精神。饮水思源,我们也期望着用我们的青春故事续写交大的百年辉煌。

上一条:红歌大家唱,火火火中国梦 下一条:离退休工作处赴苏沪地区慰问西迁老同志

关闭

CopyRight © 西安交通大学离退休工作处 邮编:710049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咸宁西路28号交大三村活动中心 电话:029-82667921

站点支持与维护:西安交通大学网络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