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l_02.jpg
新闻信息
您正在浏览: 网站首页>>新闻信息>>涉老新闻>>正文
养老驿站,老年消费的市场化“开荒”
时间:2017-08-11 09:59 来源:(点击: )

T08(新闻纸)s001

不定时地,社区里的老人们就会自发地聚集在养老驿站中,参与各种休闲活动。

人们印象中年纪大了只能去几个特定的养老机构排几年队才能入住的局面现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除机构养老的供给形式愈发多元化外,近年来,北京等多地都用最大力量侧重扶持的社区居家养老,成为老年人的养老新选项。去年5月,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将“酒店集团”形式连锁经营社区居家养老的思路抛向市场,引发多家大型养老企业争相布局。日前,北京市副市长王宁在北京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上将社区养老机构的连锁化率作为重要成果进行专题报告。目前,北京养老照料中心、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连锁化率已经达到62%和75%。 

试水:背靠国资的“吃螃蟹者”

在北京确定了社区居家养老要走连锁化路线后不到半年,全国资运营的北京首家养老驿站管理集团、北京诚和敬驿站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正式运营。

不可否认,做市场先行者除了满腔热情还需要相当的“底气”,面对有着更多不确定的前路,首个“吃螃蟹”的企业在抢占市场先机的同时,也扮演着为更多后来者“试错”的角色。据北京诚和敬驿站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帅一介绍,诚和敬驿站公司是由诚和敬投资公司全资出资成立,注册资金为3000万元,而诚和敬投资公司的母公司则为北京市国资公司。目前,诚和敬驿站公司所“掌控”的北京养老驿站已有50余家。

中国老龄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表示,养老机构是一项回报周期长、利润微薄的投资项目,而居家养老机构规模小且均价普遍又不能过高,所以社会资本投建、经营养老驿站获利难度就更大。对此,张帅一也表示赞同,在他看来,养老驿站确实只有形成40-80家的连锁网络后才能实现规模效应。

对于初期的驿站网络规模,张帅一曾透露,总体规划是从城六区开始逐渐向外扩大服务范围,去年,诚和敬驿站公司成立首年就“收编”了40多家社区养老驿站,今年,诚和敬旗下的驿站数量规模将上升至三位数,而明年的布局目标是200-300家。

“我们希望‘十三五’期间诚和敬能够在北京养老驿站市场中占据1/3-1/2左右的份额,拿到数百家站点的经营权,其中有10-15张床位可以提供全托服务的站点约占三成,而所有驿站的整体投资规模将达到2亿元左右。”张帅一介绍,按照该企业正加速在京“编织”的网络体系,诚和敬驿站公司在北京将实现400个驿站网点布局,并择机向京外拓展业务,进军津冀地区和二线中心城市。

张帅一介绍,经过摸索,目前诚和敬驿站公司确定了以社区养老驿站作为搭载平台实现长期盈利的路线,即未来公司具备了一定的站点规模,能够辐射较大范围的人群后,将以驿站作为“门店”为适老化改造、金融、文娱等企业提供搭载服务,甚至可以成为这些搭载企业的孵化器,诚和敬驿站公司则从中进行利润分成。与此同时,驿站网络辐射人群的数据将在后台形成智能大数据系统,诚和敬驿站公司也将为更多新兴企业提供基于此的大数据服务。

扶持:政策提前布局

在北京居家养老照料中心、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等都是在社区居家养老产业发展过程中,政府提出的新兴发展模式。李红兵曾这样形容这些养老新业态:“如果说居家养老照料中心是辐射周边一定区域社区养老资源集成平台的话,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就是发挥‘就近’的优势,为在社区中居住的老人提供最后一公里甚至零距离养老服务的站点。”

按计划,北京通过“政府无偿提供设施、服务商低偿运营”的方式,在去年试点建设了150个驿站的基础上,今年还将在全市建设200个养老驿站。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市已建成运营的驿站数量为259个。而根据市民政局印发的《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建设规划(2016-2020年)》,“十三五”期间,北京全市总共将建设1000个驿站。

其实,在“驿站式”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机构推行之初,社会资本对于进入这一领域相对谨慎,希望政府尽快健全扶持、优惠政策,再据此计算未来的盈利空间。此前,曾有正在运营的社区养老服务驿站负责人透露,目前,养老驿站的建设用地大部分由政府提供,在此基础上,每个驿站如果接收24小时托管的老人,政府将给予300-500元/月的资金补贴,但由于养老驿站模式刚刚试行不久,扶持政策还需逐渐完善。

李红兵明确表示,北京已将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定位为承接基本公共服务的场所,因此政府将承担更重要的职责,即政府将在可控范围内,在场所、设施等方面,提供更多免费的资源,比如社区中闲置或挪作他用的房屋等,只要应该用做养老服务,都将回归功能本位,供社区养老服务驿站使用。不过,李红兵同时强调,养老驿站虽会得到政府大力支持,但当中承载的服务还是坚持要由市场来提供。

还有专家表示,即使是养老产业发展速度位于全国前列的北京,已有的养老服务机构服务内容仍较为单一,仅能提供照顾和陪伴等服务,无法提供餐饮、娱乐、专业护理等多种服务,无法满足多样化的需求,发展相对滞后,存在政策继续完善空间。“目前,老年人所需要的服务不仅仅是家政和护理,还需要陪伴等。社区基础设施功能不完善、规模小、医疗条件差,设施设备不全问题突出。”该专家举例称,比如现在不少社区缺乏老年室内活动场所,许多居住在老旧小区的老年人常年只能在露天环境中下棋、聊天。而且多数社区医疗服务站借助于原有的居民楼或社区办公用房,面积较小,主要以提供规定的药品为主,开展体检、康复等服务的不足6%,普遍没有预防服务。

91

92

93

瓶颈:招标标准待规范

“开荒”一个新兴产业领域,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是有风险的,更何况是此前并不被普遍看好的社区养老驿站。张帅一坦言,在诚和敬驿站公司迅速扩张规模时,企业碰到了不少“钉子”,“目前各级政府在进行社区、街道中的养老驿站招标时,常常会碰到一个站点有六七家企业同时竞争的情况,但在招标过程中,政府仍未形成一套清晰的评价标准,考核过程难以被量化,大型企业初期还可以依靠资本实力收购中标经营权的企业,那些中型企业要构建自己的养老驿站网络可能就相对更困难一些。”张帅一表示。

此前,部分社会资本对投资养老驿站等新模式一直持观望态度。有参与政策制定的业内人士也直言,现在北京的社区养老机构运营很艰难,提供的服务专业性也不够强,设计、成本细节等都需要重新调整、规范,而推行连锁化经营就是政府选择的一条道路。

对此,党俊武也表示,相关部门在大力推进养老驿站建设时也确实需要及时跟进出台这些配套政策,尤其是在招标这样决定着一个养老驿站未来建设、经营、服务质量的环节上,更应有严格的标准去规范。此外,相关部门还需要尽快拟定政策对于养老驿站平台上可以搭载的增值服务、产品做出一定的规定。

随着加入到养老驿站连锁队伍中的企业越来越多,这种新业态暴露出的问题也愈发明显。从事社区居家养老的企业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现阶段,北京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机构和网点整体数量较少,分布范围有限。现有的街道养老照料中心可提供辐射社区居家的服务项目还有待进一步完善,而且已有机构的运营效率不高,服务人员不足,不能充分满足社区老人的需求。“根本来说,目前北京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在整合社区养老资源方面的能力还较为薄弱,产业化程度较低。社区养老服务的资源较为分散,政府、社会、服务机构、社区等都在提供着各自的养老服务,缺乏有效的资源整合。”

趋势:网点争夺战一触即发

然而,即便是养老驿站模式还存在诸多问题待解,但仍不妨碍社会资本从这片蓝海中嗅到新商机。据张帅一介绍,现阶段诚和敬驿站公司将主要通过收购、合作以及招投标的形式在北京布局养老驿站网点。

张帅一和他的团队还在与清华大学、北京市发改委家属院等部委机关、高校家属院等洽谈,希望利用这些单位社区中的活动站、闲置物业投资改造建设养老驿站。

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包括北控集团、中信国安等在内的多家养老企业都已有意愿在养老驿站连锁经营领域分一杯羹。该人士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虽然其他几家公司暂时没有公开要组建专门经营养老驿站的意愿,但企业内部养老事业相关部门也都有通过连锁经营提供增值服务的思路。

诚和敬驿站公司母公司、诚和敬投资公司总经理梁仰在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诚和敬驿站公司近一年的探索后分析称,目前北京城区的养老产业基本格局已经确定,今后更多的争夺战可能会出现在驿站层面,形成一场比拼谁能先构建起自己的养老网络的战争。“诚和敬计划将不再自己新建大型养老机构,但可能会收购1-2家同等规模机构,然后以50-100个床位的中型机构以及养老驿站为重点,强化自身布局,真正稳固地在市场中扎根下来。”

梁仰认为,未来民资可能主要集中在机构养老的投资上,因为这个领域的管理、盈利模式已经相对明确,其中,中小型机构中国资占比会多一些,“目前,连锁驿站等形态的盈利模式尚处摸索区,需要国企利用自身较深厚的资金先去蹚路”。

此外,为了在日新月异的产业结构调整中保证企业的发展持续性,梁仰提出了企业跨界生长的概念。在他看来,智慧养老将是养老行业中的一大趋势,“未来居家养老是基础的养老模式,而提供居家上门服务,仅凭人工是远远不够的,更多要依靠智能化的后台来完成运转,将服务流程标准化,通过智能服务,解决50社区居家养老的基础需求,用智能化技术整合线下的服务资源,打破企业传统单纯做床位、做护理、做机构的局限,为企业提供更多‘弯道超车’的机会”。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记者手记·

民资做养老可从驿站切入

在人们普遍认可社区居家养老这种主要养老模式后,“驿站式”养老服务这一新概念应运而生,并陆续在我国一些大城市出现。

有别于传统的养老院模式,养老驿站的服务特色是以小型而相对密集的站点作为平台,聚集多种服务形式。这不只是让养老多了一种选择,更是一种全新的探索。在这种情况下,意识到不能完全大包大揽的地方政府,确定将养老驿站中的经营与服务更多让渡给社会资本经营的思路。对此,企业也算了一笔账,有养老企业经营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如果一个驿站改造、装修、设备采购维护等成本在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驿站开张后前3-5年肯定是不赚钱的,但如果一个企业可以掌控几十个点位形成网络,养老驿站完全可以成为为养老企业提供增值服务的平台。其实,即便不考虑盈利,一个民非或者养老企业连锁经营多个养老驿站,在人员等资源调配、收支平衡等方面的压力也能摊薄不少。可见,社会资本办驿站,似乎也可以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生意。

眼下,北京居民的物质条件大为改善,服务种类愈发多样,居民小区人文环境日渐宜人,建设和谐宜居之都的愿景越来越近。在这样的温馨家园中,不仅不能独缺养老选项,反而应是通过社区主导、子女反哺、邻里互助、社会参与形成建立养老驿站的契机,让更多专业的服务能够更有针对性地环绕在老年人的身边,同时也能尽快让社会资本从中寻找到新的投资机遇。

CopyRight © 西安交通大学离退休工作处 邮编:710049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咸宁西路28号交大三村活动中心 电话:029-82667921

站点支持与维护:西安交通大学网络信息中心